上海市人民政府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

各區、縣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委、辦、局:

為貫徹《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國發〔2014〕19號),推進上海教育綜合改革和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現就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作出以下決定:

一、明確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目標任務

(一)指導思想

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堅定不移深化改革,堅定不移依法治教,堅持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以服務發展為宗旨、以促進就業為導向,樹立大職業教育觀念,統籌發揮好政府和市場的作用,加快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推進職業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培養一大批適應戰略型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以及新技術、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和勞動力市場發展變化新需求的高素質勞動者和知識型、發展型技術技能人才。

(二)基本原則

——圍繞需求,服務發展。緊緊圍繞上海產業轉型升級,加快建設“四個中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需求,把“努力讓每一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作為核心理念,堅持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并舉,強化政府推動,市場引導,統籌發展各級各類職業教育與培訓,調整優化辦學形態,加強行業部門指導,促進供需有效對接。

——依法治理,深化改革。把握正確方向,堅持依法治教;加強制度創新,制定發展規劃,設置辦學標準,依法監督管理;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引導行業企業和社會力量參與,促進民辦與公辦職業教育共同發展,讓職業教育在經濟發展、促進就業和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系統培養,提高質量。整合國民教育體系和人力資源開發等各方資源,借鑒國內外成功經驗,積極探索符合高技能人才成長規律的培養途徑,打通職業院校學生和在職從業人員的發展通道,建立起與國家職業分類和職業等級標準相適應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和配套制度,全面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

(三)目標任務

2020年,形成政府引導、依托企業和園區、充分發揮行業作用、社會力量積極參與的多元化辦學格局;構建與上海現代產業體系相匹配、產教深度融合、縱向銜接、橫向貫通,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并舉、公辦民辦協調發展的,體現終身教育理念、覆蓋城鄉學齡青年和全體勞動者、貫穿從學習到工作各階段、滿足多樣化和差異化需求的,具有上海特點、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教育結構和辦學規模更加合理。保持中等職業學校和普通高中招生規模的大體相當,高等職業教育規模占高等教育的一半以上,職業院校開展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的規模大體相當,公辦民辦職業院校和職業培訓機構協調發展,總體教育結構更加合理。到2020年,中等職業教育在校生規模在14萬人左右,專科高等職業教育在校生規模在15萬人左右,接受本科及以上職業教育的學生達到一定規模。擴大職業培訓規模,使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勞動者都有機會接受相應的職業培訓,使企業職工都得到至少一次技能提升培訓,力爭每年新增1萬名技師、高級技師。到2020年,高技能人才占本市技能勞動者的比重達到35%左右,適應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和企業發展需求。

——職業教育與產業需求更加匹配。根據國家戰略布局、本市產業結構調整升級和長三角區域發展需要,調整完善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區域分布和專業設置,建立健全專業隨產業發展動態調整機制,使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的空間布局和專業布局與上海城市發展和產業需求更加匹配。

——培養水平和辦學績效明顯提高。綜合推進基礎能力、師資隊伍、信息化等專項建設,提高職業教育辦學條件和辦學能力;完善機制、拓寬領域、增加項目,實施走出去和引進來相結合,提高職業教育中外合作和國際化水平;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提高職業教育辦學質量和效益。

——法制建設和發展環境更加完善。建立中等職業學校、專科高等職業院校和應用技術本科高等學校相銜接、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相互融通的現代職業教育制度體系;形成法制更健全、標準更科學、監管更完善、引導和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更有效的政策配套;培育全社會廣泛認可和接受職業教育的發展環境。

二、全面深化教育綜合改革,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一)建成縱向銜接、職普溝通的學歷教育系統

鞏固提高中等職業教育發展水平。統籌做好中等職業學校和普通高中招生工作,優化中等職業學校布局結構,鼓勵中等職業學校特色辦學。穩步實施中等職業教育和不同層次高等職業教育相銜接的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深化中高職貫通、五年一貫制等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深化課程一體化設計,推進中等職業教育和應用技術本科教育貫通等銜接模式試點。

創新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改善專科高等職業教育辦學條件和教學質量,以專業建設為抓手探索高等職業教育專科、本科與專業碩士各學段銜接的培養模式。參照本市高校二維分類體系,鼓勵一批行業特色鮮明的市屬本科院校服務產業升級和制造業創新,與企業緊密合作,逐步向應用技術類型高等學校轉型發展。逐步建立行業企業與職業院校共同參與的覆蓋專業碩士與專業博士、高層次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逐步將行業規范化培訓與專業學位教育相結合的培養模式從臨床醫學推廣到教育、藝術等專業學位類別。

促進職業教育與其他教育相互溝通、協調發展。面向中小學開放共享實訓場所、課程、師資等教育教學資源,促進基礎教育階段的生涯教育和勞動技術課改革,豐富中小學生職業體驗;在普通高中引入職業技術課程,為適宜的高中學生接受職業基礎教育創造條件。

(二)發展面向全體勞動者的終身職業培訓系統

大規模開展就業技能培訓、崗位技能提升培訓和創業培訓。適應本市產業發展和促進就業的需要,面向高校畢業生、在職職工、退役士兵、來滬從業人員、職業農民、農村富余勞動力、失業人員等群體,積極構建以企業為主體、職業院校為基礎、公共實訓中心為支撐、職業培訓機構為補充的終身職業培訓系統。

支持行業、企業發揮其在各自行業職業教育與培訓中的主體作用。推進產業發展急需的首席技師、高技能人才培養基地、技能大師工作室建設;廣泛開展多形式、多層次的職業技能競賽活動,加快推進技能人才隊伍建設;完善政府購買培訓成果機制,健全職業培訓管理制度,推動職業培訓工作規范健康的發展。

服務全民學習、終身學習,深化學習型社會建設。依托社區(成人)學校開展面向各類人群的職業教育和培訓。推進新型職業農民繼續教育培訓,加強涉農專業、課程和教材建設,創新農科教結合、職成教一體化的模式。推進多種形式的繼續教育和終身培訓。

(三)完善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并舉的制度系統

促進人才培養與職業標準緊密結合。建立行業標準和職業資格證書體系,專業標準和人才培養、崗位準入和參考薪酬之間深度融合機制。根據產業發展需要,結合國家職業標準,開發相關培訓課程和考核內容。根據新業態、新技術發展要求,制定專項職業能力標準。

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招生錄取制度。鼓勵專科高職院校把特色專業招生和主要招生計劃安排在統一高考之前,作為專科高職院校招生的主渠道。2017年起,在本市專科層次依法自主招生中,專科高職院校依據普通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職業適應性測試情況和綜合素質評價信息進行錄取。2018年起,專科高職院校依據“三校生”的文化素質和職業技能進行錄取。本市高等學校應用本科專業依據“三校生”的文化素質和職業技能及統一考試成績進行錄取。

拓寬社會成員終身學習通道。擴大社會成員接受多樣化教育機會,支持職業院校開展職業培訓和參與補貼培訓。積極推進學分互換互認,逐步建立職業資格證書、職業教育學歷證書與開放大學、成人高校課程之間的學分轉換制度。試點建設若干所符合產業需求和政策導向、職業教育和培訓相融合、引領行業標準的小規模高端職業教育機構。

三、加大體制機制創新力度,激發職業教育辦學活力

(一)引導支持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

健全社會力量投入的激勵政策。建立公辦、民辦職業教育共同發展的體制架構,社會力量辦學機構與公辦職業院校具有同等法律地位,依法享受相關教育、財稅、土地、金融等政策。健全政府補貼、購買服務、助學貸款、基金獎勵、捐資激勵等制度,鼓勵社會力量參與職業教育辦學、管理和評價。

鼓勵多種所有制辦學。探索各類辦學主體通過獨資、合資、合作等形式舉辦職業教育,允許以資本、知識、技術、管理等要素參與辦學并享有相應權利。探索發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的職業院校。探索公辦職業院校和社會力量辦學機構相互委托管理和購買服務的機制。

引導社會力量參與職業教育教學過程,共同開發課程和教材等教育資源。引導社會力量舉辦高水平、有特色的職業院校,提供優質職業教育產品和培訓服務,培養高技能人才和緊缺人才。加大對非營利性社會力量辦學機構的支持力度,投入專項資金支持內涵建設,鼓勵其健康發展。

(二)加強行業企業對職業教育的指導和參與

加強行業部門對本行業職業教育與培訓工作的指導。加強行業指導能力建設。建立職業院校、教育主管部門以及行業的聯動機制,通過職能轉移、授權委托、購買服務等方式,培育和支持行業組織履行好發布行業人才需求、推進校企合作、參與指導教育教學、開展質量評價等職責,建立行業人力資源需求預測和就業狀況定期發布制度。

鼓勵多元主體組建職業教育集團。研究制定學校、行業、企業、科研機構、社會組織等共同組建職業教育集團的支持政策。探索組建覆蓋全產業鏈、跨行業、跨部門、輻射區域發展的職業教育集團,到2020年,覆蓋全市各區縣和主要行業。推進創新聯盟、創新基地、產業基金和人才實訓平臺,以“四位一體”方式促進“四新”經濟發展,服務職業教育,強化職業教育的技術技能積累作用。開展現代學徒制試點,推進校企一體化育人。

研究制定促進校企合作辦學有關法規和激勵政策。深化產教融合,鼓勵行業和企業舉辦或參與舉辦職業教育,發揮企業重要辦學主體作用。規模以上企業要有機構或人員實施職工教育培訓、對接職業院校,設立學生實習和教師實踐崗位。企業因接受實習生所實際發生的與取得收入有關的、合理的支出,按照現行稅收法律規定,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

多種形式支持企業加強職工職業技能培訓和高技能人才培養。在行業企業中發展認定若干高技能人才培養基地,支持高技能人才培養基地建設面向社會開放、具有教學實訓功能的公共實訓場所。對自身缺乏培訓能力的中小企業,搭建中小微企業培訓服務平臺,提供培訓對接服務。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建立首席技師制度,建設技能大師工作室,發揮技能帶頭人在技能傳承、技術攻關上的示范帶動作用。

支持企業通過校企合作共同培養培訓人才。對舉辦職業院校的企業,其辦學符合職業教育發展規劃要求的,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給予支持。對職業院校自辦的、以服務學生實習實訓為主要目的的企業或經營活動,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享受稅收等優惠。企業開展職業教育的情況納入企業社會責任報告。

(三)完善現代職業學校制度

在專業設置和調整、人事制度改革、教師評價和聘任、收入分配等方面,給予職業院校充分的辦學自主權。職業院校要依法制定體現職業教育特色的章程和制度,完善治理結構,提升治理能力。建立企業經營管理者與學校領導相互兼職的規范化管理制度。形成體現職業院校辦學管理特點的績效考核和分配機制。推動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建立內部質量監控系統,形成行業、企業和社會力量參與內部管理的長效機制,利用信息化手段提升管理水平。在職業院校全面建立年度質量報告制度,由政府或委托第三方機構編制并向社會發布全市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年度質量報告。

四、聚焦人才培養模式改革,著力提高職業教育質量

(一)構建職業教育德育與體育教育內容體系

圍繞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著力培養學生和職業教育受眾的誠信品質、敬業精神和職業精神,構建以職業道德教育為重點的職業院校德育內容體系。探索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德育課程的縱向銜接,改革德育課程,深入挖掘專業教學環節中的育人功能,創新實踐育人、文化育人、管理育人的有效方法和途徑。完善“愛學習、愛勞動、愛祖國”教育長效機制,系統推進愛國主義教育、理想信念教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公民意識教育、科學素養教育、生態文明教育等,建立體現上海特色、現代職業教育特點的德育工作長效機制。

推進中職學校體育教育綜合改革,促進中職學生身心健康、體魄強健、全面發展。以“三課兩操兩活動”為主要載體,切實保證中職學生每天一小時校園體育活動時間。啟動中職學校體育專項化教學改革試點工作,幫助中職學生掌握1至2項體育技能,養成終身鍛煉的興趣和習慣。加強職業院校學生體育社團建設,探索職業院校創建市體育項目傳統學校或試辦二線運動隊的新機制,發掘優秀體育后備人才,提升職業院校體育競技水平,大力營造符合職業教育特點的特色體育文化氛圍。

(二)深化職業教育課程教學改革

進一步推進專業設置與產業需求對接、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相銜接、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畢業證書與職業資格證書對接、職業教育與終身學習對接。繼續開發與上海重點產業、特色產業、新興產業相關的新一批專業教學標準,規范專業課程教學,全面提高專業教學質量和水平。鼓勵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開展國際水平專業教學標準實施試點。

擴大職業院校“雙證融通”專業改革試點范圍和規模,推動專業教學標準與職業標準融合、教學過程與職業崗位真實情境融合、學業評價與職業技能鑒定融合。探索在職業培訓機構中開展“雙證融通”試點工作。發揮示范性職業院校的引領和輻射作用,積極探索理實一體、做學合一的課堂教學模式。根據產業結構調整要求和行業企業及用人單位反饋結果,逐步建立專業動態調整機制。

重點開展以任務引領為基本特征的課堂教學專題研究,引導更多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更加深入開展教學改革的研究與實踐,搭建學校專業教學設計比武、教師教學法評優、信息化教學大賽和優秀教研組評選等平臺,完善職業教育科研與教研活動機制。形成職業教育教材建設新機制,搭建校本教材展示交流平臺,促進精品課程開發成果的應用與共享。

(三)加快“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

根據職業教育特點、總體規劃和學生規模,核定公辦職業院校教職工編制,合理確定高等職業院校教師和專業技術人員結構比例。建立體現上海特點的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教師能力標準,重點突出專業化教學能力與高水平專業技能。進一步加強規范化培訓,試點實施新任專業教師經培訓后持證上崗的制度。

健全中專技校教師專業技術職務(職稱)評聘標準和辦法。在國家有關部委支持下,積極探索推進在中等職業學校設置正高級教師職務(職稱)的試點工作。建立職業院校教師與企業工程技術人員、高技能人才雙向聘用機制。允許學校聘用專業兼職教師,建立管理制度,拓寬職業教育教師來源渠道。實施其他專業技術職稱系列與職業教育教師職稱系列的有效對接。

依托行業企業高技能人才培養基地,建立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教師實踐基地。針對不同發展階段的教師開發系統化的、針對性的培養方案,為教師專業發展提供支持。除公共課、基礎課外,專任教師在一定年限內必須達到“雙師型”教師標準。進入“雙師型”系列的教師,每5年必須在企業實踐1年以上。將相關實踐經歷、培訓課程學習情況等與教師資格注冊、職務(稱)晉升以及各級各類評優評獎掛鉤。

(四)提高職業教育信息化水平

推進職業教育資源的整合和融通,切實發揮優質教育資源的輻射功能。堅持以上海教育信息化標準規范體系為抓手,探索建立政府主導、多元參與、共建共享的職業教育資源供給模式;圍繞上海教育資源中心建設,堅持以教學需求為核心,充分發揮學校的主體作用,完善包含數字化課件、實訓案例等為主要內容的職業教育資源中心。

推進信息技術在職業教育教學主戰場的應用,驅動教育教學模式變革。堅持以教師培訓為抓手,強化教師的信息化素養和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教育教學質量;支持學校和教師開展信息化環境下的教學模式改革試點,探索虛擬實訓與實際操作相結合的教學方式,打造一批創新實驗實訓中心。

推進職業教育各項業務管理系統與上海教育數據中心的對接,建立基于數據分析的管理決策機制。圍繞上海大規模智慧學習平臺的建設,建立以職業院校師生為主要服務對象的教學和學習平臺,通過過程性數據的伴隨收集和精確處理,及時準確的實現評價評估;完善職業教育信息化綜合管理平臺建設,優化業務管理流程,開展基于大數據的決策分析,提升職業教育的管理效能和水平。

(五)加強職業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

推進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開展中外合作,引入國際知名職業教育與培訓品牌,打造若干所高端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積極參與制定職業教育國際標準,引進和借鑒國際職業資格認證,開發與國際先進標準對接的專業標準和課程體系。鼓勵支持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引進國(境)外高水平專家和優質教育資源,開展中外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教師互派、學生互換。鼓勵支持職業院校教師取得國際公認職業資格證書。鼓勵支持有條件的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根據國內外需求培養本土化技術技能人才、招收留學生、開展職業培訓、赴國(境)外辦學,推動與中國企業和產品“走出去”相配套的職業教育發展模式,形成若干所在國際上有影響力的上海職業教育品牌院校和培訓機構,提升在國際公認的職業教育組織中的地位和影響力。

五、優化職業教育治理體系,切實提升發展保障水平

(一)完善經費穩定投入機制

落實國家和本市關于職業教育投入的相關規定,建立與辦學規模和培養要求相適應的財政投入制度,依法制定職業院校生均經費標準或公用經費標準。職業學校舉辦者應當按照學生人數平均經費標準足額撥付職業教育經費。加大經費統籌力度,用好各類職業教育經費,發揮好企業職工教育培訓經費以及就業經費、扶貧和移民安置資金等各類資金在職業培訓中的作用。建立職業教育績效評價制度、審計監督公告制度、預決算公開制度。

(二)加強基礎能力建設

實施職業院校辦學標準達標工程和現代職業教育質量提升計劃。加大基本建設和設施設備投入力度,確保2020年職業院校全部達到國家制定的辦學標準。在整合現有項目基礎上,實施現代職業教育質量提升計劃,引導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更加主動地積極地深化改革。研究制定職業培訓機構辦學標準,確保開展公益性培訓項目的培訓機構辦學標準達標。

深入開展職業教育基礎能力建設,全面提升本市開放實訓中心體系能級,利用網絡平臺,根據個性化實訓和體驗要求,向學生、社會培訓人員開放,實現開放實訓中心公共化。整體規劃、合理布局,共建共享跨部門實訓中心;鼓勵通過兼并、托管、合作辦學等形式,整合辦學資源,優化職業教育布局結構;繼續支持教育教學改革、專業課程建設和優質教學資源開發,優化專業布局和課程體系;積極支持職業教育師資隊伍建設。

實施高等職業院校技術技能培養能力提升工程,改善學校實習實訓條件,支持建設一批與產業應用技術發展前沿緊密對接的產教研中心(基地);支持應用技術型高校轉型發展,進一步完善實踐教學條件,鼓勵學校與行業企業共建實驗、實習、實訓等多層次實踐教學基地和綜合性實踐教育基地。

加大職業培訓資金投入力度,推進面向全體勞動者的繼續教育和終身學習與培訓。建立職業院校開展職業培訓激勵機制,完善職業院校舉辦職業培訓相關法律制度。

(三)健全就業和用人的制度保障

根據國家修訂職業教育法的相關情況,加快修訂《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建立學校與企業密切協作的制度環境,為學生在企業實習實訓、兼職兼薪提供法律保障。根據國家有關規定,認真執行就業準入制度,對從事涉及公共安全、人身健康、生命財產安全等特殊工種的勞動者,應當從參加相應職業教育或職業培訓并獲得相應職業資格證書的人員中錄用。創造平等就業環境,消除城鄉、行業、身份、性別等一切影響平等就業的制度障礙和就業歧視。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招用人員不得歧視職業院校畢業生。結合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促進企業提高技能人才收入水平。鼓勵企業建立高技能人才技能職務津貼和特殊崗位津貼制度。

(四)落實政府職責

完善政府統籌、分級管理、社會參與的管理體制。各級政府依法加強對本行政區域內職業教育工作的領導、統籌協調和督導評估。市政府相關部門有效運用總體規劃、政策引導等手段以及稅收金融、財政轉移支付等杠桿,加強對職業教育發展的統籌協調和分類指導。區縣政府和行業主管部門要切實承擔責任,結合本地區本行業實際,探索解決職業教育發展的難點問題。注重發揮行業、用人單位作用,把行業標準和崗位要求作為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的重要依據。整體設計包含中職、專科高職、應用技術本科直至專業碩士等職業教育層次的一體化、系統化的上海現代職業教育評估體系,形成政府、行業、企業、職業院校、培訓機構和第三方評估機構共同參與的職業教育辦學和人才評價的良性態勢。支持第三方機構開展獨立評估,建立評估質量監督保障和問責機制。

依法舉辦發揮骨干和示范作用的職業院校、職業培訓機構,對農村、企業、事業組織、社會團體、其他社會組織及公民個人依法舉辦的職業學校和職業培訓機構給予指導和扶持。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減少部門職責交叉和分散,減少對學校教育教學具體事務的干預。充分發揮上海市職業教育工作部門聯席會議制度的作用,形成工作合力。完善政府推進職業教育職責的督導制度,向社會公開督導報告,將督導報告作為對被督導單位及其主要負責人考核獎懲的重要依據。

(五)營造良好環境

根據國家和本市評比達標表彰有關規定,對在實施職業教育教學、科研和決策咨詢工作中做出突出貢獻的單位和個人,予以表彰獎勵,用優秀成果引領職業教育改革創新。在辦好本市現有各類技能大賽基礎上,積極參與國內外技能競賽。研究設立職業教育體驗日等,大力弘揚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的時代風尚,努力形成讓每個人都有出彩機會的社會氛圍。

上海市人民政府
2015年3月19日

(轉載自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


love直播app下载_llove直播app最新版本_llove直播app安全吗